客服熱線:400 88 67895 服務時間:(9:00-22:00)
廣告

車貸由一個藍海變成了紅色海洋!

摘要: 在L君2014年創立車貸平臺之時,全國網貸平臺的累計數量為1703家(第三方平臺數據),到了2018年5月,這一數字飆升到了6421家。

車貸由一個藍海變成了紅色海洋!


悟空返利訊


timg (3).jpg

在L君2014年創立車貸平臺之時,全國網貸平臺的累計數量為1703家(第三方平臺數據),到了2018年5月,這一數字飆升到了6421家。


作為網貸重要的細分資產領域,車貸平臺的數量也在這幾年爆發式增長。2016年8月24日之后,小額分散的車貸成為眾多平臺爭搶的資產,玩家紛至。“這里面大部分公司現在停掉了。”在接受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采訪時,L君表示。2014年、2015年對于車貸來說是絕對的藍海市場,從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是競爭最激烈的時候。


“去年大家覺得車貸好做,這個誤解是很深的。車貸鏈條非常長,從獲客到車輛評估,再到人的評估,GPS的安裝,貸中監控,拖車賣車,每個環節都有很多風險點。”


四年時間,L君經歷了車貸藍海,全國擴張,行業“降息”,催收管控,行業優勝劣汰。“跟以往相比,風控要更嚴,要做更優質的客戶。”L君表示,“車貸必須轉型”。


曾經的藍海市場


2015年是比較好做的時期,從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是競爭最激烈的時候。2015年大家考慮都是如何擴張,當時車貸是一個藍海,是一個增量市場


2014年,L君平臺的利率是先息后本4分(月利率4%)、等額本息二分五(月利率2.5%),也就是說,如果向車貸平臺借10萬塊錢,六個月還清,先息后本每個月需要付的利息是4000元,六個月后還本金10萬,付出的總利息是24000元。等額本息,每個月需要還本金16667元,利息2500元,付出的總利息是15000元。


這個利率在今天看來,已經超過了最高法規定的民間借貸最高利率。“我們當時的對手是高利貸,高利貸的利率可以到六分、七分、八分。我們是四分,簡直是碾壓。”


L君創立的平臺成立半年便達到盈虧平衡,“2014年小虧了4萬塊,基本上盈虧平衡了。”


在L君看來,2014年、2015年對于車貸來說是絕對的藍海市場。“2015年初,一個城市車貸公司不超過10家,到2015年底,一個城市可能有30家左右。2015年是比較好做的,從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是競爭最激烈的時候。2015年大家考慮都是如何擴張,當時車貸是一個藍海,是一個增量市場。”


原以為“好賺錢”的日子可以再繼續兩三年,但2016年8月起,行業發生了變化。“824網貸暫行辦法之后,很多公司開始做車貸。”L君告訴記者。


2016年8月24日,網貸暫行辦法的限額規定,讓車貸市場一下子從藍海變成了紅海。


競爭者變多,價格戰隨之而來。“‘降息’,市場利率先息后本降到兩分、一分五,看起來利率只降了50%,但是我們的資金成本沒有變,因此毛利降了七成。”



“不過也不是賺不了錢,我們2015年也進行了擴張,從2016年開始全面盈利,一直到現在。”L君對記者說。


跟“二押”車商搶車


“二押”99%都是套路貸,很容易發生“搶車”,以前90%的壞賬都因為“二押”。曾經有過“二押”車在倉庫里,平臺的人直接把屋頂掀了,用吊車把車吊出來


“有車就能貸”,曾經是不少車貸平臺的宣傳口號。不同于純信用貸款,有車作為抵押物,在很多車貸平臺看來,只要把車控制好,就不愁貸出去的錢回不來。


“一般來說,連鎖的車貸都做得比較規范。我們一直都比較注重貸前的風控,90%的逾期可能停留在提醒還款階段。對于逾期不還的借款人,我們會仲裁和起訴,仲裁前會發律師函到借款人的家里、老家、工作單位。與去法院起訴相比,仲裁的效率比較高,法院起訴可能要大半年,但是裁決只要7天到15天。出了裁決書之后,就會去法院執行庭申請執行,借款人名下所有財產都會被凍結,直到他還錢,才能解封。”L君向記者描述了催收流程。


但仲裁同樣面臨著問題,一是比較貴,二是執行較難,“不一定能那么快執行到位”。


對于不少車貸平臺而言,直接拖車更加簡單有效。“車貸平臺的人可能晚上去把車拖走,然后給借款人發個消息,告訴他車被拖走了,有些平臺的人可能都不會告知借款人。借款人如果報警,警察介入之后,會說這個是經濟糾紛,要去法院。但是如果車已經被拖到平臺的倉庫里了,通常這個車也不會再還給借款人。”L君告訴記者。


據了解,車貸逾期不還正當的途徑應該是起訴到法院,然后法院財產保全,把車封存,再由法院來執行相關程序;任何單位和個人都沒有權利去強行拖車。


此外,如果逾期車輛被“二押”了,還會發生“搶車”的場景。所謂“二押”,就是借款人將汽車抵押給平臺獲取貸款后,向“二押”機構再次申請汽車抵押貸款。“‘二押’平臺的賺錢方式并不是賺利差,實際上‘二押’利率很低,不是我們想的高利貸。他的賺錢方式是,你逾期了一天,不好意思車在我這,你拿不回去了,就算沒逾期,不好意思,你少打了一分錢,多交10%的違約金。”L君說道。


“二押”長久以來被視為車貸行業的毒瘤。“‘二押’99%都是套路貸,很容易發生“搶車”,我們以前90%的壞賬都是因為‘二押’。曾經有過‘二押’的車在倉庫里面,平臺的人直接把屋頂掀了,用吊車把車吊出來了,但這種方式肯定不好嘛。所以‘二押’的車基本上回不來了。”


今年以來,套路貸、校園貸、車輛“二押”貸款、暴力催收成為打擊重點。對于催收的嚴格管控,此前簡單粗暴的“拖車”不再奏效,對一些平臺的資產處置造成很大影響。


“有些車貸公司的風控邏輯是,你有車我就借給你,在你的車上裝GPS,這種公司一定會比較難熬。”L君表示。


與此同時,國家對于套路貸、車輛“二押”貸款的打擊,又讓行業得以規范。“以前是10個逾期借款人,有2個是‘二押’,現在可能只有1個,5月份我們的壞賬是降低的。”


車貸需要轉型


今年以來,的確有不少車貸平臺在積極轉型,向汽車供應鏈等方向發展。L君也在考慮轉型,基于核心企業做供應鏈,或者基于車的物流和倉儲做一些車商貸款


L君的平臺剛成立時,獲客、風控都還十分“原始”。彼時,L君和同事唯一的獲客方式,就是插卡片。“當時團隊20幾個人,到處插卡片,平均一天可以插3000張,平均插2萬到3萬張,才能成交一單業務。”他回憶道。


“這種方式其實成本不高,但人比較累,一張卡片只要一分錢,兩萬張卡片才200塊錢,一個月靠插卡片可以出三四個客戶,就可以了。”


在L君看來,有車只是一個用戶特征,并不是一個還款來源,因此車貸的風控歸根結底是車主貸,依然需要考察借款人本身的信用。“實際上,一開始的時候風控做的事情很低端,例如,怎么判斷一個從事養殖業的客戶是否賺錢呢,就實地去數他有多少頭豬、多少只雞,這些豬和雞就是他的資產,再對照他的銀行流水,看他每個月的現金流情況。一個風控專員一天可以考察三到四個客戶。”


“2014年,只有征信數據,后來數據公司越來越多,判斷風險的方法越來越多,很多就不用現場考察了。最關鍵的是,風控比以前更準確了,數據是不會騙人的,人是會騙人的,風控專員有沒有隱藏風險,你無法知道。”


2015年,L君的平臺開始在全國擴張。“哪里有市場去哪里。我們會去當地的車貸公司臥底,研究當地車貸的產品、費率、額度、需要提交的資料、放款時效等等,當地沒有車貸公司就研究信貸,通過這種方式判斷當地市場的競爭程度。”


隨著平臺的擴張,平臺獲客方式也變得多元,公交廣告,廣播,跟車主APP、貸款APP合作都是L君用過的渠道。但是,從某些角度來看,車貸的需求在減少。“以前大家的車都是全款,現在很多都是以租代購,或者分期按揭,這樣的車是做不了車抵貸的,整個車貸市場是在萎縮的,所以一定要做轉型。”


今年以來,的確有不少車貸平臺在積極轉型,向汽車供應鏈、以租代購等方向發展。L君告訴記者,他也在考慮轉型,基于核心企業做供應鏈,或者基于車的物流和倉儲做一些車商貸款。


采訪的最后,L君向記者感嘆,創業這幾年,其實自己也沒賺多少錢,但重要的是車貸對社會做出了貢獻。“沒有車貸的時候,如果一個小企業主遇到經營資金急缺的情況,銀行又不會支持,他可能會去借高利貸。大部分人都是理性的,他賺的錢是足以覆蓋高利貸利息,他才會去借。但是,高利貸會讓他面臨的風險成倍增加。如果經營出了什么岔子,一時還不了錢,高利貸的逾期罰息是很高的,拖不起。而規范的車貸則能夠為這類群體提供更加穩定的資金支持。”


免責聲明: 悟空返利網 發布此文目的在于促進信息交流,此文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,不承擔任何責任。部分內容文章及圖片來自互聯網或自媒體,版權歸屬于原作者,不保證該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圖表及數據)的準確性、真實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時性、原創性等,如無意侵犯媒體或個人知識產權,請來電或致函告之,本站將在第一時間處理。

更多【網貸預警】相關文章

熱門標的

廣告
廣告
廣告
廣告
守护幸福六肖中特精准平持